<dd id="ot3hh"></dd>

      1. <button id="ot3hh"><object id="ot3hh"></object></button>

        《功勛》之《無名英雄于敏》播出——他和他們,在“無名”歲月里干驚天動地事

        發布時間:2021-09-30 16:55
        來源:浙江衛視

        沒有自己的文獻,沒有反復實驗鑒定真偽的資本,氫彈理論的研究該朝哪個方向走?于敏踏入氫彈理論小組的第一天,項目牽頭人老郝就告訴他,“整個國家在等答案”……國家等到了愿將一生獻宏謀的科學家,妻子等不到丈夫出國深造的承諾,《功勛》之《無名英雄于敏》就在這般“大我”與“小我”的取舍中登陸浙江衛視中國藍劇場。

        重大現實題材電視劇《功勛》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出題、組織創作,并列入總局“理想照耀中國——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展播活動劇目。該劇由鄭曉龍擔任總導演,李小明任總編輯,曹平、敦勇任總制片人。《無名英雄于敏》由沈嚴導演,王小槍編劇,雷佳音主演,回溯了核物理學家于敏從頭開始投身氫彈理論研究的歲月。單元首播后,太多評論刷出相似的話,“做隱姓埋名人,干驚天動地事”。

        借藝術魅力,讓“高精尖”主題在故事里自然流淌

        “兩彈一星”事業,精密而又繁復的數據演算。《無名英雄于敏》播出前,觀眾心頭難免有問號:核武器研究事業會不會讓觀劇門檻變得高不可攀?理論研究又會不會因其枯燥勸退外行人?實際播出證明,年代距離、學術專業都沒成為壁壘。劇集本身的藝術魅力,讓“高精尖”主題在故事里自然流淌。

        京劇《空城計》在第一集里至少出現了兩回。第一回,坐在茶館里,負責組織氫彈攻關的牽頭人指著戲臺旁敲側擊,“氫彈理論研究,角兒到不了,戲開不了場,而你,就是這‘角兒’”。只不過,在那個嶄新的領域,以往榮譽都得舍去,“角兒”要從跑龍套重新開始。第二回,場景切換到了研究所,“老資格”陸杰對從未留過學的于敏有心試探,一段諸葛亮的唱詞念白,引出科學論戰的挑戰書。

        一樣的戲曲不一樣的用法,于敏對這項研究有多重要?氫彈理論研究對國家又有何等非凡意義?創作者讓主題“隱身”在后景,托物言志。

        街邊的小吃攤,老郝問于敏,轉到氫彈理論研究,放棄的不只是留學機會、一切的榮譽,還須得從此對事業三緘其口,即便最親的家人面前,也要做個“啞巴”。為什么答應得如此堅決?于敏用正在吃的餛飩打比方,“你一碗,我一碗,你有的我也要有。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都是一樣的。”核平衡才是平等,不平等只能挨打,“國家存亡的事,必須干”。科學家的報國志、舉國一盤棋的大局,言有盡而意無窮。

        宏大的國家敘事,由普通人的喜怒哀樂接了地氣

        姐姐給弟弟拎來老家曬的魚干、種的菜,一同捎來的還有老母親的牽掛、家鄉的流言。“他到底在做什么?”面對大姑子的問題,身為于敏最親近的人,妻子孫玉芹(倪妮飾)從未問過,所以答不上來。妻子的“不答”與“不問”,都是一位至親之人的無限理解與包容。早在立項之初,《功勛》總導演鄭曉龍就表示,八個單元的劇組有著一致約定:要尊重時代真實的邏輯,也要忠于功勛人物生而為人的情感。惟其如此,才能拍出老百姓愛看的作品。《無名英雄于敏》單元導演沈嚴電視劇就是要用細密的情節與細膩的情感,把鮮為人知的國家往事,告訴更多人。

        “無名英雄于敏”的故事里,如果說為氫彈理論研究、為新中國捍衛核平衡,是國家層面的敘事;那么普通人的情感,就是大命題下的微觀視角。導演沈嚴換上“微焦鏡頭”,繞到關乎國家安全命運的宏大背后,拍偉大事業締造過程中平凡細瑣的“生活的毛邊”,找到了普通人與國家敘事有血有肉的關聯,讓觀眾能站在普通人的情感邏輯中凝視了不起的功勛之路。

        于敏在科研攻關的第一線不舍晝夜,家里常年不著人影。十月懷胎一朝臨盆那天,孫玉芹把熟睡的大女兒托付給鄰居,獨自一人提著待產包步行去醫院。午夜街道,人單影只,一陣疼痛襲來,孫玉芹眼里蓄滿的淚,何嘗沒流進觀眾心里。

        于敏篤信理論扎實,就連和兒子聊下小溪捉魚這件事,都會被他拆解成理論、方向、技術的“科學”問題。這邊廂剛煞有介事分析了無功而返的緣由,轉身到家,妻子用實踐告訴他,捉魚這件事,生活的豐富經驗比數據演算更靠譜。用普通人的視角來打量科學家,他們也都是人間煙火里生動有趣的靈魂。

        運用革命浪漫主義,拍出艱苦歲月里的奮斗之美

        關于于敏,大眾普遍知道幾個數字:他曾隱姓埋名28年;因為他和同事們的鞠躬盡瘁,中國從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到第一顆氫彈爆炸,只用了兩年八個月時間;2019年首批“共和國勛章”頒授時,他是當時八位中唯一已辭世的功勛人物。但即便名字已解密,于敏和那代科學家究竟在隱秘而偉大的事業里交付了怎樣的青春,依然有許多鮮為人知的細節。

        1960年代,新中國百廢待興,物質條件尚且匱乏,遑論巨額的科研投入。劇中用總是寫滿了方程式的黑板、堆得如同小山一般的草稿紙來表達科學家們在艱苦環境里的心無旁騖。”研究到了下一個關口,需要大量運算來驗證理論和工程模型。然而,國內唯一可用的電子管計算機勻不出足夠機時,來自全國各地的科研工作者需要排隊等候才能使用。

        科學家們的嘔心瀝血還如何表現?劇作依然不只用挑燈夜戰、奮筆疾書這一招鮮。于敏悄悄從家里“借”來的雞蛋,既是給科研伙伴們的獎勵,也反襯了對家人的虧欠;揭了彼時物質環境的窘迫,卻也勾勒出科學家們精神上的富饒。

        《無名英雄于敏》單元另辟蹊徑,不用苦難渲染艱難。劇中沒有一處正面強攻“苦難與奮斗”,相反,劇中充盈革命浪漫主義氣息,拍出了艱苦歲月里的奮斗之美。中國科學家們與時間搶時間的爭分奪秒、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執著、欲與天空試比高的凌云壯志,從每一個透出的細節里閃閃發光。

        目前該單元僅播出兩集,但質感已經拉滿。科學家們“做隱姓埋名人”無怨無悔,接下來的劇情將展現他們“干驚天動地事”振奮國人……五十多年前那段艱苦但熱血的日子都將在《功勛》之《無名英雄于敏》的鏡頭下再度重現。

        電視劇《功勛》每天19:30浙江衛視中國藍劇場播出,向那些為我國國防科技事業作出巨大貢獻的科學家們致敬!

        為你推薦
        老熟妇毛茸茸bbw视频

            <dd id="ot3hh"></dd>

            1. <button id="ot3hh"><object id="ot3hh"></object></button>